再问“先生还能回来吗?”


再问“先生还能回来吗?”

 

 

读了汪波老师的《先生还能回来吗?》(《语文学习》2015年第4期)后,心情久久不能平静。确实,每一个身处教学一线、稍有几年教龄的老师都明白:在当前唯考试分数至上的大环境中,任何人想要冲破应试的樊篱,都只能落得伤痕累累,铩羽而归。因此,钱理群先生以一代学人之身涉足中学语文教育,历十年时间而最终无奈地“宣布‘告别教育’”,绝不仅仅是钱先生个人的失败与悲哀,而是当前语文教育乃至整个基础教育的失败与悲哀。因为相对来说,在基础教育界,语文教师的“人”的意识、育人的意识整体上应该是高于其他学科的。换句话说,当前语文教育的中的“非人的教育”很盛,其他学科则更盛。

但是,在这“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一切以应试为中心的教育大环境中,“与世推移”“随其流而扬其波”,就对吗?尽管“没有相应的社会的改变,教育很难进行根本性的变革,也很难实行真正的素质教育……对现有格局下的改革,必须有清醒的估计,不能有过高的期待”,但是,面对这“日益坚硬的‘教育大厦’”,面对这“已经固化了的”教育“土壤”,如果连一个“‘不适时宜’的呼喊者”都没有,我们的教育还有明天吗?

但愿钱先生的呼喊与身体力行,不仅仅只是“为失重的一端添加了一些‘人心’‘精神底子’的砝码”,不仅仅只是“在平静的湖面留下些涟漪,留下些许让人思考的痕迹,为语文教育漫漫长路立此存照”!面对当前积重难返的语文教育,一个钱先生退下去了,应该有更多的钱先生挺戟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