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城中学高中生课外阅读情况调查(二)


县城中学高中生课外阅读情况调查(二)

姚  锋

 

五、高中生课外阅读正在读什么

1、高中生中正在流行的书籍

目前,高中生中“正在流行的书籍”的种类比他们喜欢的书籍的种类要少得多,也就是说,喜欢了未必就去阅读;并且他们喜欢的主要是文学类书籍,正在阅读的也主要是文学类书籍,文学类之外的极少,艺术类的根本没有。同时,这一题未作答的人数比例非常高,高二文科最低,但也超过了32%;高三理科甚至超过46%。这说明,30%以上甚至接近一半的高中生不知道目前在他们当中流行什么书籍,也就是说,这部分学生平时根本就不关心课外阅读,没有课外阅读。

就具体的书籍来看,得票数排在前面的有《红楼梦》《龙族》《老人与海》《斗破苍穹》《斗罗大陆》《小时代》《傲慢与偏见》《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三国演义》《飘》《水浒传》等。不难看出,目前高中生中流行的书籍,文学名著之外,主要是一些消遣性的通俗读物。

2、高中生中正在流行的报纸杂志

目前,高中生中“正在流行的报纸杂志”的种类也明显少于他们所喜欢的,未作答的人数比例高三理科略低于10%,高一超过了25%,其余都在20%左右。这更进一步说明对高中生来说,喜欢某本书或某种报纸杂志与去阅读还有很大的距离。但是,与正在流行的书籍相比,未作答的人数比例要低得多,这说明高中生正在阅读的报纸杂志的种类虽然少,但正在阅读的人数多。只是从所写的报纸杂志的种类来看,高中生课外阅读明显呈现出娱乐化、功利化(有不少是高考解题指导类的报纸杂志)和“短、浅、快”的特点。

六、高中生课外阅读的效果

1、高中生最熟悉的中国古代(1912年以前)诗人、作家

从统计情况来看,在学生所写出的“最熟悉的中国古代诗人、作家”中,得票数最多的是李白;其次是杜甫、曹雪芹、苏轼;其他还有白居易、李清照、司马迁、罗贯中、吴承恩、施耐庵等。需要指出的是,高中生能够写出的中国古代诗人、作家,都有作品选入初、高中语文课本,而且根据统计,他们所写出的这些诗人、作家的代表作及作品中的主要人物几乎都是高中语文课本中出现过的,少数学生还出现了常识性的错误,即把诗人、作家与朝代、作品及作品与作品中的人物搞错了。这说明,高中生主要是通过课堂学习了解熟悉中国古代诗人、作家的,并且有些学生学得还不够深入扎实。

2、高中生最熟悉的中国现代(1912-1949年)诗人、作家

高中生“最熟悉的中国现代诗人、作家”中,得票数最多的是鲁迅,其次是徐志摩、冰心、老舍、巴金,其他还有朱自清、郭沫若、毛泽东、戴望舒、沈从文、艾青、闻一多、钱钟书等。不难看出,这些诗人、作家都有作品选入初、高中语文课本,而且入选作品越多的诗人、作家,往往得票数也越多。同时,学生写出的这些诗人、作家的代表作及作品中的主要人物也绝大多数是中学语文课文中出现过的。其他如张爱玲、周作人、林语堂、梁实秋、张恨水、孙犁等没有或很少有作品选入中学语文课本的现代著名作家,只有张爱玲在高二、高三出现,其他人学生们根本就不了解。由此可见,县城中学高中生对中国现代文学了解之少,隔膜之深。

3、高中生最熟悉的中国当代(1949年以后)诗人、作家

从统计情况来看,高中生写出的“最熟悉的中国当代诗人、作家”的人数虽然比现代作家要多,但他们往往不能准确地写出相应的作品,更写不出作品中的人物。在他们写出的当代诗人、作家中,排在前三位的是莫言、郭敬民、韩寒,其次是余光中、史铁生、海子、路遥等。很显然,莫言是因为获得了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得票数才高居榜首的;其他人要么是受热捧的通俗文学作者,要么有作品选入初、高中语文教材。而李准、王蒙、张贤亮、张承志、贾平凹、王安忆、池丽、铁凝、刘震云、陈忠实、余华等一大批当代重量级作家以及舒婷、顾城、北岛、流沙河、西川、韩东等当代著名诗人,却很少有学生写或根本没有人写,更不要说他们的作品及作品中的人物了。未作答的人数比例,高一接近50%,高二超过30%,高三超过20%。由此可见,县城中学高中生对当代文学的隔膜比现代文学还要深。

4、高中生最熟悉的外国诗人、作家

从统计情况来看,高中生“最熟悉的外国诗人、作家”的人数略高于中国当代,明显高于中国现代和中国古代;未作答的人数比例则明显低于中国当代,而与中国古代和中国现代大致持平。这说明,单从数量上来看,高中生对外国文学的了解应该要比中国文学多。在学生所写的外国诗人、作家中,得票数排在前面的有海明威、雨果、奥斯特洛夫斯基、列夫·托尔斯泰,以及高尔基、莫泊桑、安徒生、马克·吐温、莎士比亚、泰戈尔、狄更斯、巴尔扎克、契诃夫等。但是有不少学生只写出了外国诗人、作家的姓名及其代表作,却写不出他们的国籍和作品中的人物,或者把他们的国籍、作家与作品、作品与人物搞错了。这说明,高中生对外国文学的了解并不深入。

5、高中生了解古今中外诗人、作家的途径

高中生“了解古今中外诗人、作家的途径”主要是“在语文课中学习了这些诗人、作家的作品”和“读了原著或译著”,这两项的比例都超过了50%,最高的接近70%。其次,是“读了有关诗人、作家的介绍或其著作的改写本、缩写本”,比例都超过了30%,最高的达46%。再次,是“看了根据作家作品改编的电影或电视剧”,比例相差较大,高三文科最高,接近40%;高三理科最低,只略高于20%。“看了根据作家作品改编的连环画或卡通片”的比例最低,高二理科不到4%,其他都在10%左右。未作答的比例呈现出从高一到高三逐渐下降的趋势,高一达22%,高三理科则不到13%。这说明,随着高中学习经历的增加,高中生对古今中外著名诗人、作家的了解在逐渐增多。但从统计结果来看,了解的增多并不一定就说明阅读的增多,更不一定代表阅读质量的提高。

6、高中生所认可的对自己的成长有很大影响的书籍

高中生“所认可的对自己的成长有很大影响的书籍”的种类明显少于他们所喜欢的,但多于他们正在阅读的。同喜欢的和正在阅读的书籍一样,高中生所认可的对自己的成长有很大影响的书籍也以文学类为主,史学、科学技术、思想文化方面的很少,艺术方面则根本没有。在学生写出的对他们的成长有很大影响的书籍中,得票数排在第一位的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其次是《老人与海》《爱的教育》《安徒生童话》《假如给我三天光明》《红楼梦》《简·爱》《童年》等。可见,高中生所认可的对自己的成长有很大影响的大多是公认的有励志作用的文学名著,并且主要是外国文学名著。

7、高中生最崇拜的文学家、史学家、科学家、艺术家、思想家及理由

在高中生“最崇拜的文学家、史学家、科学家、艺术家、思想家”中,人数最多的还是文学家,但科学家、艺术家、思想家也占了相当的比重;最崇拜的史学家,只有司马迁一人。未作答的人数比例从高一到高三呈明显的下降趋势,并且理科明显低于文科。这或许可以说明,随着高中学习经历的增加,知识的积累,高中生的认识水平在不断提高,并且理科学生比文科更理性一些,奋斗目标更明确一些。

崇拜的理由,大致包括以下几个方面:一、杰出人物勇于探索,为人类做出了巨大贡献,使人们进一步了解未知世界,让世人敬佩,如爱因斯坦、牛顿、居里夫人、钱学森、袁隆平等;二、杰出人物具有坚强的意志,锲而不舍,刻苦钻研,不服输,如伽利略、爱迪生、海伦·凯勒、史蒂芬·霍金等;三、杰出人物为后人留下了丰富的精神文化遗产,给人以精神的熏陶和鼓舞,如司马迁、曹雪芹、雨果、贝多芬、鲁迅等;四、杰出人物的作品语言优美,富有文采和丰富的想象力,同时又有深刻的思想,能给人以启迪,如冰心、史铁生、雪莱、川端康成、莫泊桑、欧·亨利等;五、杰出人物沉静淡泊、无私奉献的精神,如詹天佑、钱学森、袁隆平等;六、杰出人物的卓越才干,如苏轼、辛弃疾、狄更斯等。可见,处在快速成长期的高中生,能多了解一些古今中外著名文学家、史学家、科学家、艺术家、思想家的事迹及其为人类做出的贡献等,对他们的成长有着积极的正面促进作用。

8、高中生完整阅读过的文学、史学、科学技术、艺术或思想文化名著

总的来看,高中生“完整阅读过的文学、史学、科学技术、艺术或思想文化名著”的种类明显偏少。同时,没有完整阅读过任何一种名著的高中生的比例都在25%以上,高一甚至超过43%。由此不难看出,高中生课外阅读整体状况之不容乐观。

从数量来看,高中生完整阅读过的名著仍以文学类书籍为主,史学、科学技术、艺术和思想文化等所占的比例极小。同时,在高中生完整阅读过的名著中,外国名著明显多于中国现当代名著及中国古典名著,中国现当代名著又多于古典名著。这与高中生中正在流行的书籍,他们所写出的中国古代、现代、当代和外国诗人、作家,对他们的成长有很大影响的书籍以及他们最崇拜的文学家、史学家、科学家、艺术家、思想家等的统计结果基本一致。就单种名著来看,中国古典名著由于种类少,得票数相对集中,最高的是《红楼梦》,其次是《三国演义》《西游记》和《水浒传》,《史记》《古文观止》《聊斋志异》《孟子》《老子》《孙子兵法》等,都只有个别学生完整阅读过。中国现当代名著和外国名著,由于种类相对较多,得票数较分散。高中生完整阅读过的中国现当代名著,主要有《雷雨》《家》《骆驼祥子》《朝花夕拾》《文化苦旅》等;外国名著,主要有《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老人与海》《童年》《巴黎圣母院》《大卫·科波菲尔》《简·爱》《茶花女》《海底两万里》《福尔摩斯探案集》等。

9、高中生对我国四大古典文学名著的阅读情况

“我国四大古典文学名著的名称、作者、作者所属朝代及其中的主要人物”,高中生知道并能写对的比例都接近或超过80%,高二理科甚至超过了90%。但高一和高二、高三文科有20%左右,高二、高三理科有10%左右的学生写不出或只能写对其中的一两部,这说明这部分高中生不仅没有读过这几部古典文学名著,而且在平时的学习中也不注意了解掌握有关的常识。同时,结合有关统计结果来看,能够完全写对这四部古典文学名著的学生中很多人并没有完整阅读过这几部名著,三个年级中完整阅读过《红楼梦》的总共只有60人,完整阅读过《三国演义》的只有36人,其他两部更少。

对我国四大古典文学名著的阅读情况是反映高中生课外阅读状况和阅读质量的一项重要指标,但只有少数人完整阅读了其中的一部或两部,没有一个学生完整阅读了其中的三部或四部。高中生课外阅读的严重不足,由此可见一斑。

总之,县城中学高中生课外阅读的实际效果是难如人意的!

七、高中生课外阅读的自我评价

1、高中生对自己课外阅读的量的评价

有44%以上甚至超过60%的高中生认为自己的课外阅读量“严重不足”或“很少”,并且呈现出从高一到高三的上升趋势,高一和高二文科不到45%,高二理科和高三都接近或超过60%。而认为自己的课外阅读量“比较多”和“很多”的比例之和,三个年级都不到10%。认为自己的课外阅读量“一般”的比例,从高一到高三呈现出明显的下降趋势,高一接近50%,高二文科达46%,高二理科和高三则在30%左右。由此可见,有30%到接近一半的高中生对自己课外阅读的数量是不太在意的,对课外阅读是不关心的。

2、高中生对自己课外阅读的满意度

鉴于课外阅读的现实,高中生对自己课外阅读的满意度非常低。认为“比较满意”和“非常满意”的比例之和,最高的高二文科仅达16%,其次是高三文科,不到12%;高一略高于10%,高二、高三理科都明显低于一成;高二理科没有人对自己的课外阅读感到“非常满意”。同阅读量一样,满意度“一般”的比例也呈现出从高一到高三的下降趋势,只是下降的幅度要小一些。

八、高中生与数字化阅读

1、高中生的数字化阅读经历

有过数字化阅读包括网络在线阅读、手机阅读、电子阅读器(即电子书阅读器,专门为显示电子文本而设计的阅读设备阅读、光盘读取阅读、MP4/MP5阅读等)经历的高一学生达到了75%,高二、高三则接近90%,呈现出明显的随着年级的升高而增长的趋势。而“经常”进行数字化阅读的比例,还呈现出明显的文、理科差异,文科在40%左右,高二理科不到20%,高三理科不到26%。但“有时”进行数字化阅读的比例,理科却明显高于文科,文科只有50%左右,高三理科接近64%,高二理科则达到了70%。结合我们的观察,这说明,随着年级的升高、高考的临近,高中理科学生的学习压力更大,因此才会有更多的理科学生在紧张的复习备考间歇选择数字化阅读来调节放松自己的身心。

2、高中生数字化阅读的主要形式

“手机阅读”是高中生数字化阅读的最主要形式,并且呈现出从高一到高三的明显上升趋势,高一的比例只有55%,高三则超过了80%。其次是“网络在线阅读”,除高三理科的比例仅为三分之一外,其他都超过了40%,高二文科甚至达到了50%。再次是“电子阅读器阅读”和“MP4/MP5阅读”。“光盘读取阅读”,只有为数极少的学生。不难看出,随着年龄的增长、年级的升高,进行数字化阅读的高中生越来越多。

3、高中生对传统纸质阅读(图书、报纸杂志阅读)与数字化阅读的看法

绝大多数高中生认为“传统纸质阅读”的效果要好于“数字化阅读”,并且大多数高中生更愿意选择“传统纸质阅读”。只是认为数字化阅读的效果比不上传统纸质阅读,并不等于不愿意选择数字化阅读,因此,愿意选择数字化阅读的高中生的比例明显高于认为数字化阅读效果比不上传统纸质阅读的比例。这说明,处在青春期的高中生好奇心很强,喜好并愿意尝试像数字化阅读这样的新事物。

 

结束语

《普通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实验)》要求,高中生要“具有广泛的阅读兴趣,努力扩大阅读视野。学会正确、自主地选择阅读材料,读好书,读整本书,丰富自己的精神世界,提高文化品位。课外自读文学名著(五部以上)及其他读物,总量不少于150万字”。高中三年,既是学生身体发育的重要阶段,也是学生的智力发育和世界观、人生观形成的关键时期。心理学研究表明,大量阅读并当阅读成为一种习惯和享受的时候,能够激发学生的思维,有助于学生的智力发育,从而为学生在学校情境中的学习提供广阔的智力背景。因此,在这一阶段,广泛而深入的阅读尤其是经过历史沉淀的经典作品的阅读,不仅会对学生的以思维能力为核心的智力发育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而且有助于学生思想文化素质的提高,进而促进学生正确、积极的世界观、人生观的形成。然而,我们的调查表明:由于学习压力、家庭条件和发达的现代视听传媒等的影响,学语文却不愿读书,特别是公认的经典名著阅读量的严重不足甚至缺失,是当前高中生普遍存在的问题;许多学生虽然明白阅读的重要性,但同时又承认自己的阅读量明显偏少,对自己课外阅读的满意度极低。

鉴于这样的现状,在当前大众传媒异常发达,社会风气十分浮躁,教育的功利性不断强化致使应试教育之风盛行的大背景下,在语文教育教学中,如何找到课堂教学、考试尤其是中考高考和课外阅读的平衡点,指导带领学生搞好课外阅读,进而促进学生的学习进步和心智成长,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项需要深入探讨研究的重要课题。

 

县城中学高中生课外阅读情况调查(一)


县城中学高中生课外阅读情况调查(一)

姚  锋

 

为了解掌握高中生的课外阅读情况,以便引导他们开展好课外阅读,我们于去年四、五月份在我校高一、高二、高三三个年级中分别随机选取4个班级,组织实施了“高中生课外阅读情况问卷调查”。此次调查,共收回有效答卷620份,其中高一212份;高二文科99份,理科107份;高三文科94份,理科108份。

问卷调查无记名的方式进行问卷前面特别说明“调查结果仅作为老师教学和研究的参考,不会对同学们有任何不利影响,请认真如实作答,以确保调查结果的真实可靠问卷共设置了33道调查题,包括影响高中生课外阅读的因素,高中生课外阅读的时间安排、书籍来源、兴趣爱好、正在读什么、阅读效果、自我评价,以及高中生与数字化阅读等几个方面。下面就从这几个方面对调查结果做具体的汇报与分析。

一、影响高中生课外阅读的因素

1、高中生对课外阅读看法

尽管只有极少数高中生认为“课外阅读对自己的学习、成长,尤其是语文能力和文化素养的提高”“没有什么帮助”或“不仅没有帮助,还会影响学习”;但总的来看,高中生对课外阅读的认同度不高,认为“有很大帮助”的比例,除高三文科接近70%外,其他都低于60%,高二文科最低,不到50%。对课外阅读的认同度不仅仅是认识和态度的问题,还会直接影响对课外阅读的投入。因此,高中生对课外阅读的认同度不高是一个需要重视并认真研究对待的问题。

2、家长对高中生课外阅读的态度

从统计结果来看,高二理科学生家长对课外阅读的“支持”率最低,不到25%,其他都达到或略高于30%。而“平时支持,学习紧张时不支持”的比例则有较大悬殊,高二文科最高,接近40%;高三理科最低,不到20%。对学生阅读课外书籍持无所谓态度即“不支持也不反对”的家长的比例也有较大悬殊,高二文科略高于20%,高二理科接近50%。“反对”学生阅读课外书籍的家长的比例,高三理科最高,但也不到10%。因此,整体来看,尽管反对高中生课外阅读的家长不多,但高中学生家长对课外阅读的支持率不高,并且相当一部分家长根本就不关心学生的课外阅读。

3、老师尤其是语文老师和班主任对课外阅读的态度

调查表明,高二、高三理科老师对学生课外阅读的“支持”率明显偏低,高一和高二、高三文科老师对课外阅读的“支持”率相对较高,但最高的高二文科也仅略高于50%。而当学生阅读课外书籍和学习发生矛盾时,对课外阅读持“不支持”态度的老师,只有高三文科低于30%,其他都高于三成,并且理科又高于文科。再联系“不支持也不反对”和“反对”的比例,可以看出,有接近或超过半数的高中老师(包括语文老师和班主任)是不支持课外阅读的。而根据我们的观察和了解,面对高考,即使老师不反对阅读课外书籍,绝大多数学生也都会全身心地去复习备考,很少有学生会挤占复习备考时间去阅读课外书籍;有的话,通常也是把课外阅读作为复习备考的一种调节。

4、高中生认为造成自己对课外阅读没有兴趣或难以正常开展的原因

高中生认为“造成自己对课外阅读没有兴趣或难以正常开展的原因”主要是“学习负担重,作业压力大,没有时间和精力进行课外阅读”,三个年级的比例都超过了60%,高一和高三理科则达到或接近80%。其次,是“没钱买课外书、订阅报纸杂志,或不知道到哪里去订阅”和“没有认识到课外阅读的重要性”。认为“课外阅读可有可无,读与不读、读多读少对学习没有什么影响”的比例,高一最低,不到7%,其他都在10%左右。认为是“老师、家长的反对”的比例,只有高二文科达到了10%,其他都远低于一成,高二理科则不到2%。这说明,在大多数学生看来,“学习负担重,作业压力大”是他们课外阅读的最大障碍。这是摆在我们面前的必须面对的现实,应该引起家长、老师、学校乃至全社会的深思和重视。

综合以上几个方面,可以看出,影响高中生课外阅读的最主要的因素是他们对课外阅读的认识看法和学习的压力。同时,家长、老师对课外阅读的态度对高中生的课外阅读也有一定的影响。

二、高中生课外阅读的时间安排

1、高中生每周用于课外阅读的时间

有接近45%甚至高于50%的高中生“每周用于课外阅读时间”在“2小时以下”。每周课外阅读时间在“3-5小时”的,都不到30%;高二、高三理科甚至不到或仅为25%。每周课外阅读时间在“6-7小时”的,只有高二年级达到或略高于10%,高一和高三都低于一成;高三理科最低,不到4%。每周课外阅读时间在“8小时以上”的,高二文科和高三理科略高于10%,其他都远低于一成。“没有”课外阅读时间的,高二文科的比例最低,为6%;其他都在10%左右。总的看来,有80%左右甚至接近90%的高中生平均每天用于课外阅读的时间远低于1小时或没有。阅读是需要时间的,没有时间保障,就难以有真正的课外阅读。

2、高中生课外阅读的时间安排

从调查结果来看,高中生课外阅读的时间安排灵活多样,而以“周末和假期”为主。有超过62%的高一学生把课外阅读安排在了周末和假期,只是随着年级的升高,利用周末和假期进行课外阅读的学生的比例在明显下降,高三理科不到45%。而选择“一有空就读”的,高二、高三明显高于高一。选择在“每天晚上做完作业之后”进行课外阅读的,三个年级的比例都没有达到10%,并且呈现出从高一到高三、从文科到理科的下降趋势。认为“根本没有时间”进行课外阅读的,除高二文科外,都高于10%,并且呈现出从高一到高三、由文科到理科的上升趋势,高三理科最高,接近20%。

三、高中生课外阅读的书籍来源

1、语文老师向高中生推荐课外读物的情况

有70%以上甚至超过90%的高中生承认语文老师向他们推荐过课外读物(包括书籍和报纸杂志,辅导材料、习题集、字典等除外),但承认语文老师“经常”向他们推荐课外读物的人却很少,并且从高一到高三、从文科到理科比例在明显下降。相反地,从高一到高三、从文科到理科,认为语文老师“从来没有”向他们推荐过课外读物的比例则呈现出非常明显的上升趋势。同时,高中语文老师向学生推荐的课外书籍的种类都不多,并且从高一到高三在逐渐减少。没作答的人数比例,高一最低,但也达到了30%,并且从高一到高三、由文科到理科呈现出明显的上升趋势,高三理科甚至超过54%。文学类书籍,是高中语文老师向学生推荐的主要读物,史学、科学技术、思想文化等方面非常少,艺术类根本没有。从统计结果来看,得票数较多的书籍或者是高中语文必修教材“名著导读”推荐阅读的篇目,或者是有内容选作高中语文课文的作品,或者是有作品选入高中语文教材的作者的代表作。由此逆推,不难看出,作为专门教学生“读书”的高中语文老师的阅读范围之狭窄和阅读状况之不容乐观了。

比较起来,高中语文老师向学生推荐的报纸杂志的种类更少,文科虽然略多于理科,但最多也不过30种。分别来看,从高一到高三,语文老师向学生推荐的杂志种类都明显多于报纸;而杂志又主要是《读者》《意林》和《青年文摘》等几种。

总的来看,无论是书籍还是报纸杂志,高中语文老师向学生推荐的种类都偏少,也就是说,在向学生推荐课外读物方面,高中语文老师做得很不够。

2、高中生拥有的属于自己的课外书籍

虽然只有极少数高中生“没有”属于自己的课外书籍(辅导材料、习题集、字典等除外),但有近43%甚至接近60%的高中生拥有的属于自己的课外书籍在“10本以下”,其中接近或超过20%的人在“5本以下”。而拥有“11本以上”属于自己的课外书籍的比例,只有高一和高二文科超过了50%,其他都只达到或略高于40%。因此,整体来看,县城中学高中生拥有的课外书籍的数量明显偏少。尽管拥有数量很多的课外书籍与真正有效的课外阅读还远不是一回事,但如果连起码的课外阅读凭借都没有,课外阅读可能就根本谈不上了。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老师的推荐、高中生拥有的属于自己的课外书籍的数量,也是影响高中生课外阅读重要因素。

3、高中生所阅读的课外书籍的来源

高一、高二年级和高三理科都有90%左右的高中生承认所阅读的课外书籍是“自己买的”;高三文科要低一些,但也接近80%。其次是“向同学、老师或亲戚借的”,高一、高二两个年级都超过了30%,高三则接近或超过20%。再次是“在网上看的”,只有高二理科略低于20%,其他都高于两成,高三文科甚至达到了34%。然后才是“家中的藏书”,并且高三理科明显偏低,只略高于6%;其他都在20%左右。“在街上租的”比例最低,都不到10%,高二、高三理科甚至不到1%。值得注意的是,选择“从图书馆或图书室借的”比例也极低,除高三文科略高于10%外,其他都远低于一成,高三理科甚至不到1%。这说明,本来应该成为学生课外阅读重要的书籍来源的学校图书馆或图书室,在学生课外阅读中并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号称藏书多少多少册的学校图书馆或图书室只是摆设。

4、高中生每年用于购买课外书籍的支出

大部分高中生所阅读的课外书籍(辅导材料、习题集、字典等除外)是自己买的。买书就要有资金的保障,而每年用于购买课外书籍的钱数在“51元以上”的人数比例,只有高一和高二文科超过了50%,高三理科最少,只有三分之一。“50元以下”的比例,三个年级都超过了40%,并且呈现出随着年级的升高而增长、理科高于文科的趋势,高二、高三理科都接近60%;这其中又有接近或超过半数的学生每年用于购买课外书籍的钱数在“30元以下”。另外,还有少数学生,“没有钱去购买”课外书籍。这说明,县城中学高中生用于购买课外书籍的支出明显偏少。这样看来,用于购买课外书籍的钱数,也是制约高中生课外阅读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5、高中生家中的藏书情况

县城中学高中生家中藏书(辅导材料、习题集、字典、课本等除外)在“51册以上”的比例很低,高三文科最高,但也没有达到30%,高二理科甚至不到10%。“20册以下”的,都在40%左右。“21-50册”的比例相差较大,高二理科最高,接近40%;高三文科最低,只有20%。家中“没有”藏书的比例,三个年级都在10%左右。因此,从数量上来看,县城中学大部分高中生家中的藏书是偏少的。而家庭藏书的有无多少,是反映一个家庭的经济状况、文化氛围的重要指标。县城中学的学生,大多数来自农村、城镇普通平民家庭,他们的父母本来文化水平就不高,又要一天到晚奔波劳碌去挣钱来养家糊口,在孩子上了高中之后,他们通常除了关心考试成绩,别的就不再过问也无力过问了。所以,联系前面家长对高中生课外阅读的态度来看,家庭藏书的数量也是影响高中生课外阅读的重要因素之一。

6、高中生选择课外书籍的渠道

高中生选择课外书籍的主要渠道是自己“在书店、书摊上买的”,三个年级的比例都超过了70%,高二理科甚至接近90%。其次是“喜欢书的作者”,再次是“听了老师的推荐介绍”和“同学的议论或介绍”。“报纸杂志等媒体的宣传介绍”对高中生选择课外书籍虽然也有一定的影响,但所占的比例不高,高三文科最高,也未达到30%;高二理科则不到10%。这一方面说明报纸杂志等媒体的宣传介绍对高中生选择课外书籍的影响力不大,另一方面也说明高中学生中经常阅读报纸杂志的人不多,阅读自觉还不够。同时,值得注意的是,老师的推荐介绍对高中生选择课外书籍的影响随着年级的升高而明显降低,高一接近50%,高二略高于30%,高三低于三成,高三理科只略高于20%。这说明,随着高中学习经历的增加,语文老师对高中生课外阅读的影响作用在逐渐减弱。

四、高中生课外阅读的兴趣爱好

1、高中生最喜欢阅读的书籍的类别

高中生最喜欢阅读的是“青少年题材小说”,三个年级的比例都接近或超过50%。其次是,“中国现当代小说”“时尚杂志”“历史故事”“外国文学名著”“科普文章”“童话、寓言”“名人传记”“现当代散文”和“中国古典小说”等。值得注意的是,高中生喜欢“古代诗歌”“现当代诗歌”“戏剧”和“古代散文”的比例都很低:喜欢诗歌的,都在20%以下,有的甚至不到2%;喜欢戏剧和古代散文的,都在10%以下,有的甚至只有1%。古代诗歌、散文在中学语文课本中占有非常大的比重,也就是说高中生已经学了数量可观的诗歌和古代散文了,但他们却偏偏最不喜欢这两类作品。另外,从统计结果来看,高中生喜欢阅读的还有励志、心理辅导读物,作文指导、高考满分作文,穿越、侦探、恐怖、玄幻小说等。

2、高中生最喜欢阅读的书籍及理由

高中生最喜欢阅读的主要是文学类书籍,史学、科学技术、思想文化类的非常少,艺术类几乎是空白。根据统计,就具体作品而言,得票数较高的有《红楼梦》《三国演义》《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童年》《水浒传》《福尔摩斯探案集》《简·爱》《鲁宾逊漂流记》《安徒生童话》《茶花女》《时间简史》《飘》《傲慢与偏见》《龙族》《小时代》《斗破苍穹》等。除《时间简史》外,其他都是文学作品或流行的通俗读物。因此,总的看来,高中生的课外阅读取向很单调,阅读范围也十分狭窄,并且相当一部分学生是为了消遣而阅读的。

至于理由,多数高中生喜欢“故事生动,有感染力”的作品,高一高于67%,其他都在60%左右。其次是“能开阔视野,增长知识”的作品,比例都接近或超过50%,高二年级接近60%。再次是“语言优美,富有文采”的作品,然后是“有教育意义,对学习和生活有指导作用”的书籍,以及“能活跃思维,激发想象力和创造力”的作品。从未作答的比例来看,有10%左右的高中生根本就没有自己喜欢阅读的课外书籍。

3、高中生最喜欢阅读的报纸杂志及理由

就种类来看,高中生最喜欢阅读的杂志明显多于报纸。就具体的报纸杂志来看,得票数较高的都是杂志,排在前三位的是《读者》《意林》和《青年文摘》。此外,《疯狂阅读》《课堂内外》《格言》《哲思》《青春美文》等得票数也较高。

高中生喜欢阅读报纸杂志的最主要的理由是“能够开阔视野,增长知识”,三个年级的比例都超过了60%,高二、高三文科接近70%;其次是“内容实用,有益于学习”;再次是“能从中受到教益,从而激励自己不断进步”。认为“娱乐性强,读了开心”的,三个年级的比例都超过了30%,高二理科和高三在40%左右,这说明随着年级的升高、学习压力的增大,相当一部分学生把阅读报纸杂志当作了一种调节。认为“能活跃思维,激发学习潜力”的比例,有较大悬殊,高二文科最低,仅为26%,高三文科最高,为37%。关注报纸杂志的设计和形式的比例,除高二理科外,都高于20%,高一最高,但也不到28%,并且高一和文科学生关注设计和形式的比例明显高于理科。这说明关注报纸杂志的形式和设计的高中生并不多,理科学生对报纸杂志的阅读兴趣比高一和文科学生更理性一些。

 

 

读,语文教学之本

 


读,语文教学之本


 


众所周知,在旧时代,识文断句、有些文化的人,人们都称他们为“读书”人。而现在,儿童背上书包入学后,人们通常都说他们念书了,也就是“读书”了。一个人从入学之日起,就与“读书”结下了不解之缘,从小学到大学乃至博士毕业的所有求学生涯都可以用“读书”来称之。读小学二年级、读初中、读高三、读大二、读研究生、读博士等,是人们在谈到自己的孩子或正在求学的亲友的日常用语。由此可见,“读”字对一个人的成长、发展、学识、修养的重要作用。而在一个人的求学生涯中,尤其是在基础教育阶段,最能体现“读”的重要性也最需要“读”的学科莫过于语文了。


然而,看看我们现在的语文课堂,无论是小学还是初中、高中,能听到琅琅读书声的课堂还有多少!如今的语文课堂上,最常见、耗时最多的是老师的讲、学生的议——美其名曰“合作探究”,还有就是为了应付考试的大量的练习。为了应付考试,在初中、高中的毕业班的语文课堂上,老师不厌其烦地讲知识点,讲解题方法和技巧;老师讲完了,学生练,课堂上要练,课下还要练,熟能生巧嘛!这种现象甚至从小学就开始了,每课一练,单元练习,期中、期末练习等五花八门,不一而足。从小学到初中、高中,大量的、重复性的、机械的、高耗低效的练习取代了琅琅的读书声,取代了基础性的阅读。经过十来年的“训练”和“练习”,学生的考试技能是得到了一定程度的锻炼和提高,但要问他们读了十来年的书,除了考试之外,在语文学习上都有哪些收获,十来年的语文学习对他们的成长都有哪些影响,学生们往往会十分茫然,有的甚至会十分懊恼。经过十来年的“训练”和“练习”,学生们对语文课已经麻木了,已经没有了感觉。语文教学沦落到这种地步,到底是语文教学的悲哀,语文教师和学生的悲哀,还是时代的悲哀,人才选拔制度的悲哀,实在一言难尽!


诚然,造成上述现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语文教学中“读”的缺失应该是主要原因之一。在我国传统语文教育(相对于现代即“五四新文化运动”尤其是新中国建立以来的语文教育而言)中,“读”是最重要、最根本的教学方法。鲁迅先生在《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中写到他的老师寿镜吾先生的教学方法就是“读书”“习字”和“对课”(对“对子”),每当学生贪玩的时候,老先生就会“大声道:‘读书!’”于是,学生们就“放开喉咙读一阵书”。学生读,先生也读;学生们不读了,先生还在读,而且声音很大,很投入。当然,现在的语文教学不可能再像私塾时代那样做了,因为现在的学生要学的功课比私塾时代要多得多,再像私塾时代那样去教去学,时间不够用,精力上也来不了。但是,时代再变化,学生要学的课程再多,语文教学中教和学的根本方法都应该是一致的。也就是说,无论是古代私塾中的语文教学,还是现代班级授课制中的语文教学,最根本、最有效的教学方法都应该是“读”。


——读,是语文教学的根本。


语文教学中的“读”,应该包括语文课堂上的读和课外阅读两个方面。


语文课堂上的读,可以是朗读,也可以是默读。一般说来,诗歌、散文、戏剧等课文应该朗读。朗读的形式,可以是教师范读,也可以是学生自由朗读或指名朗读、齐读、分角色读等。俗话说:“读书百遍,其义自见。”这“见”的不光是书的“义”,还有读者的心性、智能乃至人格修养的潜移默化的濡养和提升。虽然课堂上时间有限,不允许读到上百遍,但长一些的课文读个三五遍,短一些的课文读个七八遍还是可以的,起码要把课文读熟。同时,教师应该指导并引领学生在朗读中品味、鉴赏,在朗读中思考、感悟。其实,朗读本身就是一种鉴赏,一篇课文,如果学生能够把它声情并茂地朗读出来,那他们对课文的理解也就差不多了。而小说及实用类的议论文、说明文等则应该默读。教学这类课文,教师应该指导学生边读边画边思考、批注,以保证学生读得进去,读得深入。在具体的教学中,对这类课文中的精彩或重要的片段如人物对话、含义隽永的抒情、议论性的语段等,也可以指导学生在朗读中去理解品味。


课外阅读,本来应该是语文教学的题中之意。但是,从现实的情况看,现在的中小学生的课外阅读不但量少,而且质也不高,许多学生甚至根本就没有课外阅读的习惯。这与学生的学业压力普遍较重有关,也与当今时代大众传媒的异常发达有关,而更深层次的原因应该是现实社会的功利性越来越强了,无论做什么事,人们看重的都是眼前的实际的效果和收益,课外阅读费时间费精力又难以收到立竿见影的成效,因此,无论教师、学生还是家长,都对课外阅读没有多大兴趣。但是,从人的成长、发展的长远角度来看,课外阅读又是必不可少的,是对学生课内学习(不单是语文)必要而有益的补充。一个学生,没有相当的高质量的课外阅读的积累,即使能考个比较高的分数,考上一所比较知名的大学,也很难指望将来能有多大作为。


课外阅读如此重要,学生在课外到底应该读些什么呢?这应该分学段分阶段地根据学生的年龄、身心成长发育的规律和知识水平的进步、提高的程度来确定。就通常的情况来说,小学中高年级的学生可以读童话、寓言、故事及科幻类的作品;初中低年级学生,除了这些之外,可以再增加一些时文及浅近的科普读物,而到了中高年级则应该逐步增加文学、史学、文化、科学等方面的经典著作,并且应该有基本的阅读量的要求。在操作上,语文教师要在阅读方法和阅读方向——阅读对象和内容的选择上给学生以具体而有效的指导,并要给以必要的检查和督促。至于高中生的课外阅读,则应以经典的文学、史学和文化名著为主,再配以一定量的有较高水平的时文。对高中生,语文教师更应该在课外阅读的内容上加以指导和引导,并在方法(包括精读、略读、勾画批注、写读书笔记等)上进行有效的指导。从实践上来看,单纯的课外阅读指导课对学生课外阅读的指导和引领作用并不太理想,而结合课文学习的课外阅读指导却能发挥很好的作用。比如,在上《林黛玉进贾府》时,结合课文教学介绍《红楼梦》的人物关系及第五回中主要人物的判词和“红楼梦”曲词对人物命运的安排,就能在很大程度上激发起学生阅读的兴趣。再比如,上《鸿门宴》和《项羽之死》这两篇课文时,结合课文介绍刘邦、项羽及张良、樊哙、韩信等人的故事,就能很好地激起学生阅读《史记》的兴趣,如果教师再能趁热打铁指导学生具体阅读哪些篇目、怎样阅读,效果就会更好。


 “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读”能够丰富知识,开阔眼界,涵养气质,陶冶情操。抓住“读”,并将其落到实处,是语文教学的返璞归真。诚能如此,不仅是学生之幸、语文教师之幸、语文教学之幸,在某种程度上甚至可以说是国家之幸、民族之幸乃至人类文化之幸。


读,语文教学之魂兮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