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阅读更应该抓住重点——评第八届“语文报”杯魏建宽老师的比赛课《长亭送别》



按语:寒假期间,看了第八届“语文报”杯全国中青年教师课堂教学大赛的几节录像课,其中印象比较深的是比赛后不久即被评为江西省特级教师的魏建宽老师的《长亭送别》。现将这节课的教学内容及自己看后的感想发布于此,不妥之处,敬请广大同仁尤其是魏老师批评指正!


深度阅读更应该抓住重点

——评第八届“语文报”杯魏建宽老师的比赛课《长亭送别》

                        

 

2011728上午,在安徽黄山学院礼堂魏建宽老师(江西省参赛教师)执教了全国中语会第八届“商务印书馆·语文报杯”中青年课堂教学大赛高中组的第十五节赛课。上课之前,魏老师就用幻灯片打出了“告别文学作品的浅阅读,走向深度阅读”,又板书了“最美的诗歌大多是最绝望的诗歌。——法·缪塞”,这让我们对这节课充满了期待。

魏老师的这节课包括导入在内,可以分为5个板块。第一板块即导入环节,介绍了王实甫创作《西厢记》的情况,结合1987年版电视剧《红楼梦》中贾宝玉和林黛玉在大观园中看《西厢记》的片断,讨论了大观园内的世界和大观园外的世界,指出金陵十二钗的“爱情鸟之翼有不能承受之重”,出示第一张幻灯片:

爱情鸟之翼的不能承受之重!

告别文学作品的浅阅读

——以《长亭送别》为例

用时约11分钟。第二板块,重点探讨的是老夫人与崔莺莺之间的心理距离,用时约8分钟。第五板块,是本节课的结束部分,是魏老师自己阅读《西厢记》的体会和关于文学作品教学的研究心得,用时约5分钟,主要内容集中体现在本节课的最后2张幻灯片上:

第十张幻灯片:

讨论

我读《西厢记》纯美爱情故事的感悟!

青春是有洁癖的,青春是拒绝任何妥协的纯粹。或许可以这样说,读《西厢记》动情到什么程度,说明你对青春眷恋到什么程度,对真爱眷恋到什么程度,对世俗生活理解到了什么程度!

让纯真的爱情,成为心中永远盛开的花,让它成为穿越时空惟一不变的美丽的神话!

第十一张幻灯片:

魏建宽对文学作品教学的定义

文学作品教学的最高境界应该是灵魂与灵魂的对话,是思想与思想的碰撞,是正义与正义的吸引,是激情与激情的交汇,是善良与善良的应和,是美与美的邂逅,是高贵与高贵的相遇。

从这节课的教学实际来看,导入环节显然用时过多,应当简化,把时间控制在3分钟之内。而第五板块则是应该舍弃的。因为这是一节戏曲作品阅读鉴赏课,不是阅读经验交流课;同时,我们面对的是高中生,不是高校中文专业的学生或语文教育专业的研究生,把我们自己对某部作品的阅读感受呈现给高中生,他们也许多少能理解一些,而对文学作品教学的看法,高中生很难理解,更不可能去接受。并且,魏老师“对文学作品教学的定义”实际上只是描述性的个人感受,缺乏实践依据和严密的论证,还不能称为严格的定义,把这样的内容直接呈现给学生是不合适的。

这节课最能体现魏老师带领学生对课文进行深度阅读的,是教学内容的第三、四两个板块,现实录于下。

第三板块(用时约9分钟)

师:……但我觉得同学们没有扣住文本。我拿出一个人物来,同学们就会明白为什么老夫人会那么看重功名。同学们如果能从课文中找出来,那就了不得。(学生没能回答出来)

师:我给同学们找出这个人物来——法本长老。

出示第二张幻灯片:

法本长老在本文是一个多余的人吗?

师:找出法本长老的台词。台词很少,但我认为这个人物很重要。

生:夫人主见不差,张生不是落后的人。

师:你认为法本长老说这句话的心态怎样?老夫人说“三辈无白衣”,张生一定要有功名;张生说去了一定白捡个状元回来。——法本说这话的潜台词?

生:张生一定会考中。

师:是句祝福的话。仅仅是祝福吗?

生:还有嘲笑。

师:嘲笑张生,让张生考不取。这是你的观点,有不同意的吗?

生:71页(本届大赛专用教材)此一行别无话儿,贫僧准备买登科录看,做亲的茶饭少不得贫僧的。先生在意鞍马上保重者!从今经忏无心礼,专听春雷第一声。

师:这位同学找文本了,找到了第二处。第一处法本的心态怎样?接着刚才同学来说。

生:我觉得他不是嘲笑,是一种阿谀奉承。

师:对。是一种谄媚。

师:节选部分告诉我们法本是怎样一个人物?——普救寺的长老。张生因游览普救寺,偶然看了崔莺莺一眼,用同学们的话说:“触电了!”然后就用钱贿赂法本长老——法本是普救寺的总管——求法本让自己在普救寺住下,住在崔莺莺的隔壁。崔莺莺跟母亲扶父亲灵柩回原籍。法本长老是崔、张爱情的见证人。法本怎么到普救寺的呢?法本是崔莺莺的父亲给的度牒——就是身份证,做和尚的资格证——才到普救寺的,所以要讨好他。法本为什么要讨好他呢?这段文字中,法本又是什么心态?

生:法本和老夫人站在一个立场上。他首先要讨好老夫人,他的意思是说张生一定能考中状元。而且我认为长老一般德高望重,大家都尊重他,他都追名逐利,讨好官员,所以整个社会都追名逐利,以功名利禄为重。

师:所以,世俗的压力对莺莺很大。法本不是闲笔,这一形象说明了崔、张两人的爱情鸟之翼上有不能承受之重。

出示第三张幻灯片并朗读:

连六根清净、无欲无求的和尚也这样看重张生的功名,可见当时崔、张来自世俗的巨大压力。

师:这是一个“重”——崔莺莺和张生的爱情的世俗压力之重。还有没有其他的矛盾?戏剧是讲究矛盾冲突的。

第四板块(用时约15分钟)

师:出示第四张幻灯片并朗读:

红娘与崔莺莺的心理距离!

红娘的纳闷——“姐姐今日怎么不打扮?”

崔莺莺的回答——“你那知我的心里啊!”

师:莺莺穿的衣服是什么颜色的?找到了吗?

生:莺莺穿的是素色的衣服。第五支曲子《小梁州》:我见他阁泪汪汪不敢垂,恐怕人知;猛然见了把头低,长吁气,推整素罗衣。

师:文中有她穿素罗衣的理由吗?

生:应该是第三支曲子《叨叨令》。

师:第三支曲子。同学们一起读。(生齐读)

师:为什么老夫人不能理解自己的女儿?血缘关系这么近,为什么心理距离这么远?——俗话说“女为悦己者荣”……酒席上,注释第28提到的文字。看第28个注解。出示第五张幻灯片:

与教材编辑的对话!(关注注释28

【斜签着坐的】

指张生侧身斜坐在酒席间。斜签,侧身而坐,形容人无力瘫软地坐着。

仅仅就这一原因吗?

师:注解28是写张生的。注解是怎么解释的呢?——“无力瘫软地坐着”。同学们想这个注解有没有问题?别看这是小问题。我们就是要深阅读。谁能就这个问题说出道道来,——今天这么多听课的老师,还有我们的编审顾老师(顾之川,人民教育出版社编审,本届大赛评委之一)也在场……我们讨论它是不是有道理?这是不是跟他们的爱情压力有关?

师:哪位同学有勇气来说说?

生:我觉得张生这样的状态有一重原因——要和莺莺离别了,心中悲伤;又一重原因是,马上要进京赶考了,有一定的压力。

师:第二重,可能还要探讨。因为张生说过“到京城白捡个状元回来”。还有不同理解吗?

生:首先,张生应该是新婚别,所以,心中非常痛苦,“无力瘫软”应该是可以认同的。其次,“侧身而坐”应该是非常潇洒的,可以体现出张生虽然是一介书生,但他身上有非常潇洒——洒脱的气质,这也是莺莺看重他的一点吧?

师:哦,莺莺爱他的潇洒!——这里谈到他们的爱情基础了。莺莺勇敢追求自己的爱情。同学们想看一看魏老师是怎么理解的吗?这是我个人的理解,不一定正确,同学们可以和我争论。出示第六张幻灯片并朗读:

古代礼仪

封建时代,晚辈在长辈面前,即使被允许坐下,也不能实坐,只能侧身而坐。

由此细节,可见张生对老夫人的敬畏!那么,张生为何敬畏老夫人呢?

师:封建时代,晚辈在长辈面前,即使被允许坐下,也不能实坐,只能侧身而坐,屁股只能坐在凳子前沿的一点点。同学们能明白吗?——不能明白呀!……这个细节是有原因的,通过这个细节,我们可以看到张生对老夫人的敬畏。张生为什么对老夫人敬畏呀?

生:张生担心他如果考取功名的话,老夫人也不会让莺莺嫁给他;他如果考不取功名的话,老夫人更不会让莺莺嫁给他。

师:你是从这个角度考虑的。有没有世俗之外的原因。……张生在老夫人面前是不是有些诚惶诚恐啊?好不自在,毕恭毕敬。老夫人身上有魔法吗?

生:老夫人的社会地位,因为她是相国夫人,社会地位比较高。另外,这是年轻人对老年人的尊重,是中华传统美德,这是应该的。

师:你说的有道理,第一点我认同。第二点,我们中国是有悠久文明的国度,有很多好的传统,对老人的尊重固然是好。但是,在《西厢记》里,我认为老夫人更多地扮演了……她掌握着崔、张的爱情是否能有好的结局的权力。谁给她的权力,就是刚才你说的《大学》《中庸》《礼记》等儒家思想。儒家思想发展到宋朝就成为理学。(这)是天赋给她的,是不能更改的。就连她女儿在酒席宴上坐什么座位,她都规定好了。所以,张生当然是敬岳母,爱岳母。

生:老师,我想补充一下。张生侧身斜坐在酒席间——《醉翁亭记》中有“颓然乎其间”,那也是喝醉了酒之后——没准他是喝了酒之后,举杯浇愁愁更愁。他本来就迫于爱情的压力,老夫人的压力,社会的压力,他心里已非常不痛快,更何况他是喝了酒呢?人一旦饮酒过后,全身就会瘫软无力。

师:你认为是喝醉了酒。我认同张生的心里五味杂陈,各种情感都有,心力交瘁。他一是不忍与莺莺分离,还有压力等。我们怎样做到细读文本很重要。

——戏剧讲究冲突。出示第七张幻灯片(内容与第四张相同)。

师:红娘和莺莺之间也有冲突——“姐姐今天为什么不打扮呀?”应该穿得显眼一点嘛!出示第八张幻灯片:

《红楼梦》  红豆曲

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开不完春柳春花满画楼,睡不稳纱窗风雨黄昏后,忘不了新愁与旧愁,咽不下玉粒金莼噎满喉,照不见菱花镜里形容瘦,展不开的眉头,捱不明的更漏,恰便是遮不住的青山隐隐,流不断的绿水悠悠,绿水悠悠,绿水悠悠。

师:要把《红楼梦》的这支曲子给我读懂了!课本中“减了玉肌”“松了金钏”,这里都有啊!

师:在这部戏中,张生跟莺莺的心理距离近,其次是红娘。红娘牵线。出示第九张幻灯片:

红娘与崔莺莺的心理距离!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师:红娘的心态——少女不知愁滋味。而莺莺的心态则是——忽见陌头杨柳色,……

生:悔教夫婿觅封侯。

师:改一个字“忍教夫婿觅封侯!”(板书)——怎么忍心让我的郎君去求取功名啊!

 

从上面的实录不难看出,第三板块,魏老师带领学生探讨的主要是法本长老在本文中的作用;第四板块,则主要是红娘与崔莺莺之间的心理距离及张生的坐姿。从戏曲文本的阅读教学来看,这两个板块的教学内容看起来挖掘得很深,是在引导学生对文本进行深阅读,实际上却剑走偏锋,抓了本课的次要内容和次要方面,而偏离了教学重点。

首先,就人物来说,《长亭送别》出场的几个人物中,主要人物显然应该是张生和崔莺莺,老夫人、法本长老和红娘都是次要人物。诚然,从次要人物的言行等方面也可以看出主要人物的处境、性情等,比如从法本长老对张生考取功名的看重,也可以看出世俗的人们对功名的看重及张生和崔莺莺尤其是莺莺所承受的巨大压力。但是,这种迂回曲折的做法,在课堂之外对文本进行研究是可行的,而在课堂上花费近10分钟的时间来探讨这一问题,就显得有些得不偿失了。而且,从课堂反应来看,教师的剑走偏锋,不仅让学生一时没能反应过来,更对学生产生了一定程度的误导。法本长老的“夫人主见不差,张生不是落后的人”这句话是“对张生的嘲笑”,就说明了这一点。同时,魏老师认为法本长老是在阿谀奉承即谄媚老夫人和张生,也似乎武断了点儿。法本长老的两处语言中固然有对老夫人和张生讨好的成分,但要说谄媚则太过言重了。魏老师自己也承认法本长老“六根清净、无欲无求”“是崔、张爱情的见证人”,既然如此,从法本长老在文中的两段话及在全剧中的表现来看,认为他在阿谀奉承老夫人和张生显然是欠妥当的,法本长老更多地是对张生高中(zhòng)以及张生和莺莺的爱情能够圆满的祝福。这一点在第五本第三折法本长老的宾白中可以得到印证——“老僧昨日买登科记看来,张生头名状元,授着河中府尹。谁想夫人没主张,又许了郑恒亲事。”此外,魏老师认为张生贿赂法本,也值得商讨。《西厢记》第一本第二折张生见法本长老想要在普救寺借住时,说:“有白银一两,与常住公用,略表寸心,望笑留是幸!”可见,张生求住时给的只是一两银子。这一两银子,法本推辞“老僧绝不敢受”,张生唱道“这钱也难买柴薪,不够斋粮,且备茶汤”。由此可见,这一两银子只是张生借住时的见面礼或生活费,无论就数量还是价值来看都谈不上贿赂。

其次,就文本内容来说,元杂剧通常由曲词、宾白、科介等组成。语文教学,对元杂剧文本进行解读时,重点应该放在曲词的品读和鉴赏上。同时,王实甫是公认的我国古代戏曲史上文采派的最杰出的代表,曹雪芹在《红楼梦》中,通过林黛玉之口称赞《西厢记》“曲词警人,余香满口”,而《长亭送别》又是最能代表《西厢记》文采的经典片段。因此,《长亭送别》的教学重点更应该放在崔莺莺的曲词的品读和鉴赏上。在品读鉴赏曲词的同时兼顾宾白,把两者结合起来,再适当补充《西厢记》中与本课关联较紧密的有关内容,以引导学生加深对课文的理解,从而达到深度阅读的目的。

就曲词来说,第一首曲词《正宫·端正好》无疑是《长亭送别》中最具文采最有代表性的一首。相传王实甫修改《西厢记》,在修改到这首曲词时“构思甚苦,思竭扑地,遂死”(清·梁廷楠《曲话》)。导入环节魏老师也提到了这一点,并且朗读了这首曲词,可惜在接下来的教学中,魏老师对这首曲词只是提了一下,根本没有引导学生去品读鉴赏。对这首曲词,可以指导学生通过对曲词所描写的秋景及所营造的意境来体会崔莺莺的心理;可以结合范仲淹《苏幕遮》“碧云天,黄叶地。……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来探究体会王实甫化用之妙;还可以通过对重点词语“染”等的鉴赏,来理解体味自然景物与离情别绪、萧瑟的秋景与悲凉的心境相交融所形成的深沉、感伤而凄婉的意境。对第二首曲词《滚绣球》则可以带领学生在反复诵读的基础上,重点品读鉴赏叠音词的音韵之美及对表现人物的离别之情的作用。对《二煞》“你休忧‘文齐福不齐’,我只怕你‘停妻再娶妻’。休要‘一春鱼雁无消息’!我这里青鸾有信频须寄,你却休‘金榜无名誓不归’。此一节君须记,若见了那异乡花草,再休似此处栖迟”,可以联系前文莺莺和张生私定终身时所说的“妾千金之躯,一旦弃之。此身皆托于足下,勿以他日见弃,使妾有白头之叹”(第四本第一折)及后文郑恒造谣张生得了状元而被卫尚书招为女婿的波折,来理解莺莺此时既担心张生考中功名成为豪门大族择婿的对象而抛弃自己,又害怕张生如果落第,老夫人不承认这个白衣女婿的两难处境。

至于其他曲词,则可以根据每首曲词各自的特点如儿话音、用典、修辞等引导学生进行品读鉴赏。通过这样的品读鉴赏,深入理解人物的内心世界及情感,这样做才能算是深度阅读。只是在品读鉴赏时,应该抓住几首重点曲词,而不是面面俱到。而魏老师的这节课,除了第二板块引导学生读了第二首曲词《滚绣球》、第四板块齐读了第三支曲子《叨叨令》外,其他部分的教学不仅较少关注曲词,而且还几次把学生从曲词上硬拉过来,引导学生去探讨张生的坐姿、莺莺穿的衣服的颜色等,这样施教显然背离了戏曲文本教学的正途。另外,魏老师放弃课文的曲词而补充《红楼梦》中的《红豆曲》及李清照词《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尽管对学生理解课文多少有一些帮助,但却与本课的教学似乎是疏离的。与其补充这两首曲词,不如带着学生对课文中的曲子多读几遍,深入地理解鉴赏一番。

关于张生的坐姿,专用教材的注释确实有问题,这一点魏老师看到了,在课堂上指导学生做了辨误,并探讨了张生的坐姿所隐含的对老夫人的敬畏。这一点是值得肯定的。只是魏老师把这一问题做为主要的教学内容,耗费过多的时间来探讨,而且最后硬把教师的个人见解灌输给学生,就不可取了。其实,对张生的坐姿,结合前文普救寺之围解了之后,老夫人因张生是一介布衣想赖婚,于是请张生小酌,让张生坐,张生的回答“长者赐,少者不敢辞”,“小子侍立座下,尚然越礼,焉敢与夫人对坐”(第二本第三折),来指导学生进行探究就很容易解决了,也就可以避免“侧身而坐”应该是非常潇洒的、张生是喝醉了酒等错误的解读了。

一篇课文备课时要解决的两个主要问题是教什么与怎么教。教什么是基础和前提,怎么教是手段;教什么,决定了怎么教。而无论教什么,也无论怎么教,都要立足文本,都要以学生的学为出发点和落脚点,做到胸中有文本,眼中有学生。从这节课的教学来看,魏老师在备课时,对教什么的定位是非常明确的,那就是抓住法本长老的话、张生的坐姿、崔莺莺的衣服的颜色等来探究文本。如前所述,这些内容的选择与确定显然背离了戏曲文本教学的正途。而比这方面的问题更应引起我们思考的是魏老师对怎么教的处理。从课堂教学的实践角度来说,怎么教其实就是怎么引领并指导学生去学;教,不是目的,教的目的是为了学生的学,为了使学生学得更好。从这节课的教学实际来看,魏老师对怎样引领并指导学生去学,显然考虑得不够成熟和深入,而重点考虑的是自己的“教”——把自己对文本(课文)的研究心得灌输给学生。因此,课堂上才会出现学生回答不出或回答错误而教师直接呈现答案的情况。这可能才是本节课最值得我们反思的地方,是带有根本性的教学观的问题。

需要指出的是,在“语文报杯”这样高规格的教学大赛中,魏老师敢于提出“告别文学作品的浅阅读,走向深度阅读”,并且在自己的比赛课堂上践行这一理念,影响是积极的,对于当前语文教学中的浅阅读和伪阅读现象是有警醒作用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