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中学”:基础教育的榜样,还是怪胎?

 


“超级中学”:基础教育的榜样,还是怪胎?


 


20121115,《南方周末》刊登了一篇调查《造“神”超级中学的源起与隐忧》,对北京人大附中、河南郑州外国语学校、陕西西北工大附中、湖北华中师大一附中、江西临川一中、河北衡水中学等一批“超级中学”进行了报道和评价,探讨了“超级中学”的源起与隐忧。


其实,这些“超级中学”,媒体不报道,也早就引起了社会尤其是基础教育界的广泛关注。人们对这些“超级中学”的关注,既包括它们的超大规模,更包括它们的奇高的升学率,尤其是每年考上清华、北大的人数。客观地说,“超级中学”的出现,捧红了一批学校,助推了一方经济,也成就了一批人——不仅仅是“超级中学”里的老师和学生。然而,这些基础教育领域中的“航母”,到底有没有、能不能像“辽宁号”那样带动我国基础教育的改革与发展?“超级中学”到底是基础教育的榜样,还是怪胎?


岁末年初,“世界末日”没有如期而至,“超级中学”不仅将继续存在,而且可能还会进一步发展壮大——不仅是现有的“超级中学”的发展壮大,还可能有新的“超级中学”出现。“超级中学”是不是我国基础教育的发展方向和出路?如果不是,我国基础教育的发展方向是什么?!出路又在哪里?!

《“超级中学”:基础教育的榜样,还是怪胎?》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